头部banner

诗想漫笔(随笔)

出自: 2021年第2期
字体: | |


  1.我之习诗,是否散文化写作,我从不去考虑。

  2.每一首诗,只应有属于他的语言和形式;从某种程度上讲,诗即是语言,语言即是诗;或者说,诗即是形式,形式即是诗。在诗写时,我们大可不必急于去表达什么,就让诗是语言本身。或者,换句话讲,我们不必急于去给诗语言赋予什么意义和情致,任其自己生成,自己成就自己。

  我所认为的天成之诗,是语言成就了诗,诗成就着语言。

  在诗写上,形容词甚至是可以作为名动词来使用的,关键是看诗写者怎么造句。形容词不应当是诗写者的禁锢,具体到文本上,应根据素材的原生态和文本的需求作具体性的处理,审慎地应用。一个形容词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歌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