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诗在诗的尽头

出自: 2021年第1期
字体: | |


  海德格尔说人们总在谈论存在,而存在本身却不见了,存在物被误认,以为是存在。与之类似,我们总在谈论诗,却往往遗忘了诗本身,谈论、临摹的只是诗在幽暗的境地里艰难地透露出的一道残影,留在河堤上的一抹幻象。

  真正的诗似乎逃遁到其他不像诗的文本中去了。我不止一次地在散文句子“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在这些古人的谈话中,品读出了一种难言的诗意。弥漫其间的混沌之美和健劲的力道,正合我所理解的所谓诗歌三昧,感叹诗本是一,实在是没必要区分所谓诗歌和散文,造成只有诗歌里才有诗的假象。古人的这些无韵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歌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1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京ICP备10216796号-8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