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从古典穿越现代性

出自: 2020年第4期
字体: | |


  李寂荡的诗歌有一种直抵本质的自足性,是拒绝阐释的。这样说并非同丁桑塔格所谓的“反对阐释”论,而是他的诗歌同时拥有不言白明的单纯和难以言喻的复杂性。作为编辑家,李寂荡对诗歌作品有独到的眼光和精确的判断,在诗歌写作上,则是一个没有野心的淡泊之人。这种非功利写作态度,让他的诗有一种从容的气度。有意思的是,李寂荡做文学编辑二十余年,身处当代诗歌现场的中心,深谙为诗之道,但他的诗歌写作却游离丁边缘,自在而恬淡。这种近乎心不在焉的诗写状态,却不经意呈现出璞玉般的浑厚质地。

  李寂荡写诗遵从内心召唤,抒发真性情。按他自己的说法是虚席以待,有感而发,是经验性写作。诗作读起来感觉真挚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歌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