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度物论(组诗)

出自: 2019年第11期
字体: | |


  主持人语

  孙启放的诗歌,有一如既往的深刻。“深刻”可能是他的诗学追求。而达成这种深刻性的,很明显,是让人惊讶的语言修辞术。对于孙启放而言,这种修辞术,仿佛是一把将事物修剪得轮廓和棱角分明的剪刀。他的诗往往是基于日常生活的具体场景,然而他锋利的剪刀会将生活场景的完整性拆散、打碎,事物在词语和词语的转换中,急遽升华为一种形而上学的幻景。同时,他诗歌中的主体被无与伦比地突出,尽管在很多时候,这个主体并不以“我”的形式出现。我们得以从诸如这样精警的句子看到他的修辞术和诗中被强化的主体性:“过度的精致是一种屈辱。”(《立秋日》)这样做,等于是把“意义”猛然推向前景并将之放大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歌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