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但是,我要永记蔷薇花

出自: 2019年第11期
字体: | |


  “……但是,我要永记蔷薇花。”

  这是诗人杨键的诗。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束蔷薇花。在我的心中,《诗歌报》就是一束有光有影有欢愉更有疼痛的蔷薇花。

  在扬州上大学的时候,《诗歌报》已诞生,但我竞没有见过。可是,命运是如此奇妙,1985年去乡下教书之后,我反而在一个乡下诗友那里遇见了后来慰藉我寂寞生活的《诗歌报》!诗友不喜欢别人弄脏他的报纸,我只好到邮电所,求那个负责订阅的骄傲的胖姑娘加订了一份《诗歌报》。

  我的学校离邮电所仅仅一步之遥。在半个月一期的《诗歌报》要来的晚上,我会主动陪同邮电所的老师傅一起到轮船码头,陪他等那从县城过来的邮包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歌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