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主持人语

出自: 2019年第10期
字体: | |


  祁国在写作中对荒诞性的书写,以非理性的方式体现了更冷峻的理性。荒诞是他的诗歌最显著的特点。祁国的荒诞最终是指向现实的。我们所能见到的“现实”,可能并不是现实的原样,它被理性、文化、成见等包裹,遮蔽了本来面目。我想,祁国通过写作,撕开了这些遮蔽物,呈现出事物或现实原来的样子。所以,他的诗歌里有一种“反”的东西,有对逻辑的反,对理性的反,并通过超现实的直觉,达到对存在的去蔽。现实的荒诞,其实最根本的还是“人”的荒诞,主体的荒诞,是现实的一切人为造成了这种荒诞。他的《没有》一诗,编者以为可能是通往祁国诗歌的一把钥匙。我们看到,这首诗里,经济理性给现实造成的伤害。他的诗歌,有一种难言的深刻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歌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20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