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主编荐语

出自: 2017年第7期
字体: | |


  做雕塑的漠子在诗之雕塑上也有上乘表现,他把雕塑应有的立体造型和线条流畅等诸要素揉入诗中故此,他的诗就迥然不同于他人。

  读漠子的诗不累,他的诗文本从不“装神弄鬼”,更不玩“花腔”,他就如一位邻家兄弟在品茗时,对你娓娓道来他所认识的世界和人间。我们知道,能把诗写得充溢生气和畅达,委实不易,这归结于他把诗写的节制,不枝枝蔓蔓,不天上地下的胡侃,这也归结于叙述的灵动和情感的流淌,读他的诗可以吟诵,吟诵与朗读有天壤之别,吟诵漠子的诗是一种唐宋时期人们的阅读享受。如果大声朗读他的诗就会坏了景色、心境和氛围。当然,这是表象的,他的诗还是好在内容,境界高低是成就一个诗人成功的关键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诗歌月刊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